白离吃白梨

大概要回归沙雕段子手的老路了。

【雷安】背均力敌 1

*丧尸pa【我超想写这个der】
*雷安向,清水,吧
*我试试翻译风
*可能随时会咕咕?

“啧——”
雷狮面露不耐抬手狠敲一下方向盘,豪华的黑色轿车发出一声刺耳的喇叭声。他身旁的人立即嚷嚷道:“喂,雷狮,这段路线禁止鸣笛!”
“嘿,我们的英伦绅士,全身心奉行条顿骑士道的木脑袋,这貌似是我的车?”雷狮的声音似是经后糟牙狠命撕磨后才啐声吐出,屈指不耐敲着车门,手上动作却不见缓,依旧灵活地驱使轿车驶过养老院路段,于繁杂的车群中穿梭自如。
安迷修抬指正正衣领:“没办法,这个项目是Boss指定让我们俩一起完成的。而且——”他偏头看看刚刚驶过的面包店,绿色眼眸带着些许愉悦。“每次一个不注意你都会跑掉,然后把重担摞在下身上不是么,娇生惯养的小少爷。——话说刚刚那家面包店不错,晚上去那里买些吐司作晚餐好了。”
雷狮抽空瞥他一眼:“呵,你倒是乐得自在为我那宛若患了狂躁症的大哥卖命。”回眸转动方向盘避开一辆窜道的轿车,蹙眉骂了几句不文雅的脏话。
安迷修捻起几页资料自顾自地看着:“你若是公司总裁,在下也会为你工作。”语罢就遭来人一阵干呕,“算了吧安迷修,等我当上了总裁,第一件事就是裁掉你。每天看到你就像吃了门口垃圾堆里烂鸡蛋上附着的虫子一般恶心。”
安迷修却不瞟他,一心一意看着手中布满黑字的资料。雷狮也不再言语,专心应对越来越密集的车流。
“……还请最近出行的市民们多加防备,因不知名的流感正急速扩散,导致多地已有病毒感染案例……”车内广播新闻里流露出机械冰冷的女子声线,充斥着整个车厢。安迷修抬手关掉广播,续又低头翻阅纸张,却又似想到什么,抬头问道:“雷狮,你可别拿流感感染来逃避工作……”
车戛然而止,安迷修以为戳到雷狮怒点,正欲停车与他争论一番,偏头看去却见人淡然神情。“前面,有车祸,交通堵塞了。”
安迷修闻言向前望去,果然看到几个路障和倒在血泊中的一个身影,一旁站着几个人正处理着现场,远处隐约能听见救护车的声音。
整日于伦敦大都市里辗转繁忙的上班族哪时见过这般血腥的场面,安迷修背身就是一顿干呕,又被雷狮嫌弃奚落一番。没辙,雷狮的车子离事故现场较近,安迷修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人仰面朝天躺在柏油马路上,半面脸颊已被鲜血浸染,徒留一双眼眸似是死不瞑目一般瞪大了望着天空,眼神直直的,好像天上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看着有些渗人。
一旁的大货车车头正溅染着些许血渍,司机对着几个闻讯而来进行盘问的警察手忙脚乱地解释,却依旧不能否认他将人撞死的事实。
是的,那人脑浆都被撞出来了,没有人相信他还活着。
不过象征性的抢救还是要的,救护车突破重重车辆来到现场,几名身穿白大褂的护士和一名医生从车上跳下,两个护士跑到车尾拿担架,医生和另一名护士跑到伤员身旁,蹲身给予些许临时抢救。
雷狮看着面前的景象,干脆悠闲地将手垫于后脑下,哼起了小曲儿。
见状是要封路,看来今天是不能按时到达项目地点了。难怪雷狮心情难得的愉悦,和他那位大哥对着干一直是他的爱好,更何况今天多了个堂而皇之的理由,这样那个家伙也没法留他下来加班了不是么?
安迷修见眼前境况也知晓时间表是泡汤了,不由得低叹口气。
那位医生俯身查看人伤势。果不其然,肋骨已经被撞断,有两根甚至已经插入心脏。单手抚人手腕,脉搏也已没了动静。
那位医生惋惜地叹口气,正欲起身抬手招呼护士抬担架来把人送到医院,却察觉到了一丝异常。
那人的瞳孔不知何时已转了个方向,死盯着医生。
医生一震,黄色眼眸迅速扫视了一遍伤员全身,试图找出些生命迹象,却不了了之。
那为什么……
“咔。”
一声意向,医生闻声看去,那人已然屈指,指甲竟然扣进了柏油马路中。

OS:就卡在这里。

各位好!这里是一个学pa凹凸语c群!

学校名字叫做凹凸税务局(喂
学校环境优良校风纯朴,升学率0%
学校食堂包一日三餐,并且荤素搭配,保证学生的营养均衡,本校食堂一大特色是:馒头坚如磐石。
学校教师经过良好训练并拥有丰富教学经验,并且,我们的老师,只有一个(什
本校校长是个十六岁的天才少年(捧读

上面是什么我不知道
来群请先加审核群:837607100
微审,进群请先看公告。

欢迎入学!!

码个车梗。[占tag致歉]

“真是想不到啊,安迷修,这只挥舞着正义之剑的手,开扩起来也是有模有样的呢。”
【捂脸】

卡米尔的甜品攻略

*卡米尔中心向
*内容如题
*下次在半夜的时候发雷狮的烤串攻略,嘻嘻
*这些东西我全没吃过全靠瞎写,爽歪歪

     卡米尔在凹凸大赛普通的一天,从一碟咖啡慕斯开始。
     在雷狮迷迷瞪瞪从睡眠中醒来头顶黑毛乱翘地将头巾当成袜子往脚上套时,卡米尔已经洗漱穿戴整齐熟练地划开终端界面购买了一份咖啡慕斯。
     蹦蹦跳跳的小裁判球从地里钻出来刚将新鲜的慕斯递到卡米尔手里,便被当成早锻炼一般被佩利拿去玩弄了。
     卡米尔不理会一旁的暴乱,雕花小瓷勺轻舀起一勺慕斯,送入口中。
     香醇的咖啡豆磨成细细的咖啡粉,与香甜的奶油交融,入口非但不粘腻反显奶油顺滑。每一颗味蕾与咖啡粉进行亲密接触,甜意已将咖啡自带的苦涩压制,仅有的些许苦意和甜味混杂只剩回味。若是舌尖上翘轻抵上颚,将奶油困在舌面,待奶油融化,还能尝到些许酸奶的味道。
     这个味道……卡米尔微眯起眸子,眼眸氤氲着一层水雾。
     谁在慕斯的夹层里面抹了一层辣酱,辣死了。
     帕洛斯笑眯眯地踹了一脚裁判球的废铁,抱臂悄悄走了。

     在早晨作为热身的第一场狩猎结束后,卡米尔会点一份蝴蝶饼,作为能量的补充。
     刚刚烤好的蝴蝶饼表皮金黄,启齿轻咬下去,酥脆的面皮发出咔嚓一声应声而落掉入口中。
     卡喉咙了。
     海盗团众人看着卡米尔一脸享受的表情瞬间僵硬,然后变青,然后发紫。
     佩利惊叹道:“哇哇帕洛斯,那是传说中的变脸么?!好神奇啊!”
     帕洛斯憋笑。

     到了正午,虽说已是饭点,但是他们通常只是草草解决。
     但卡米尔可不一样,午饭吃什么他毫不在乎,但是饭后甜点是一定要精选的。
     这日卡米尔选择的是一盏什锦冰沙。
   什么饭后吃冰的会凉着肚子?
   才不管你。
   勺子插入冰沙中,细碎冰块碎裂的声音顿觉气温都随之下降。一勺五彩斑斓的冰沙上方缀着一颗还闪着水珠光彩的草莓。送入口中,下齿轻嚼,顿时酸酸甜甜的草莓汁水充斥口腔,冰凉麻痹了舌头与牙龈,却对味蕾没有丝毫影响,水果甜意弥漫整个口腔。满足感油然而生,溢上头皮。
    然后卡米尔就拉肚子了。

   
   下午茶是难得的美好时光。因为通常这个时候海盗团正在进行一天中的第三次狩猎。
    然后不知是不是体质问题,他们总能遇上匆匆赶来的安迷修。那骑士抬手轻撩刘海,手中轻盈挽个剑花,嘴里念叨着什么“在下不能容许恶党残害无辜”便可以跟他们纠缠上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还吃什么下午茶,吃晚饭啦。
   不过今天海盗团决定修整一天。四人来到了凹凸大厅的餐饮区,而卡米尔则怀揣着虔诚的态度,轻推开甜品店的大门。
   提拉米苏,是凹凸甜品店的招牌甜品,口碑极好。每日中午开始销售,限量购买,售完为止。排队的人堪比鬼天盟人数。
   今天卡米尔便为了这提拉米苏而来。
   他强抑制住自己兴奋的情绪,微提红色围巾,迈步至售台前,声线平淡毫无波澜。
  “我要一份提拉米苏。”
   小裁判球的屏幕上出现一个可爱的颜文字:“好哒,这就为您拿过来。(๑>؂<๑)”
   那份卡米尔梦寐以求的提拉米苏此时便放在售台上,卡米尔抬手正欲拿走,一个黑影闪来,眼前的甜品瞬间消失。卡米尔微眯眼眸,斜瞥眼旁边一脸嚣张抢走他提拉米苏的参赛者。
   理智告诉他,不能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不然会连累大哥。
   他回眸看着小裁判球:“还有么?”“诶,没有了哦,那份提拉米苏是最后一份啦。(づ ●─● )づ”
   身旁的参赛者顿时猖狂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我就算不来排队又怎么样,照样吃到了提拉米苏哈哈哈哈哈哈哈,愚蠢的小矮子……”
   卡米尔微压帽沿。
   去他妈的理智。
   那天,甜品店被夷为平地。

   晚餐虽没有甜食,甜口的菜肴却也有许多。
   卡米尔夹起一块色泽金黄的糖醋鱼,缓放入口中。
   入口酸酸甜甜的酱汁化为汤水滑下食道入腹,口中余留酥脆浓香。下齿轻咬鱼肉露出,鲜甜四溢口腔。嚼碎的鱼糜与汤汁混杂一并入腹,舒服。
   原来鱼刺没有剃干净么?

  睡前还有一道甜点。
  是一天中卡米尔最期待的。
  “大哥……”

【END】

啊——
有没有吸黑安群想要个群号,这里极度渴求黑安快要疯了。
黑安黑安黑安黑安……
天使们给个群号吧我进群给你们讲黑安荤段子啊……

快乐改图~♡
【什么前方战线已被嘉粉攻略?!】

我是不一样的神话

*凹凸乙女向
*沙雕段子体
*女主清纯毫不做作
*清新妖艳毫不做作的ooc





【一】
    这大伙啊都知道,最近咱凹凸大赛出了个巨大的bug。
    倒也不是最近才出的,只是近来较为频繁。
    表现为天上会时不时掉下来一个人,或者一个参赛者的性子变得六亲不认了。参赛者们从最初看到这些现象变得恐慌,后来发现并没用什么危险性的影响,于是慢慢地习以为常了。
    这些诡异的人们获得了一个称号。
    穿越者。
【二】
    穿越者一多,便聚在了一起。
    美名其曰:难兄难弟互相帮助。
    于是,一个比百人团鬼天盟还要多人的组织诞生了。
    ——穿越者合作社。
    当然,内部人员其实都知道,组织的全名并不是这个。
    穿越者攻略合作社。
    这才是这个组织存在的意义。
    因为,他们拥有全●最先进的攻略系统。
    好感攻略刷机11.0。
    废话,你穿越过来不攻略你以为你来旅游的么?
    另外据说这好感攻略刷机11.0是由一名代号为“白离吃白梨”的同人爱好者制作而成。
【三】
    这是我从我的考核官那里得到的资料。
    我是一名如今已经屡见不鲜了的穿越者。而且还是一个罕见的类型。
    平凡。我并没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美容似玉口音似妈。
    据穿越生存手册上所写的,没有两种颜色及以上头发的女主都是炮灰。
    看看我普普通通染都没染过的黑色长发,我jio得我药丸。
【四】
    我的出场方式倒是中规中矩,是莫名其妙地从一个叫做嚎哭地穴的地方出来的,一名前来打怪的参赛者认出了我。因为我们身上有同类的气息。
    她:lof●er的香气……混杂着晋江的冷冽浓香……
    我:行家啊!
【五】
    于是,我跟着她来到了穿越者合作社所在地。
    一名考核官从里室出来,招呼我进去。
    每一名参赛者在加入穿越者合作社之前,必须填好自己的个人信息。比如前世姓名,性别等,以及敲定在凹凸世界中的名字,然后采用非凡手段获取元力。
    考核官看见我随她进来,优雅地一昂下巴:
    “幻雪蔷薇冰灵梦殇,你的考核官,多指教。”
    我:……
    好名字!
【六】
    幻雪蔷薇冰灵梦殇优雅地将腿搭在桌上,惬意地拿起表格,问道:
   “名字。”
   “关晓彤。”
【七】
    我朝那位一激动把椅子都坐塌了的考核官淡淡一笑:“您放心,开个玩笑而已。”
    她松了一口气。
   “我其实叫迪丽热巴。”
【八】
    然后我现在在另一位考核官这边。
    因为我冒充幻雪蔷薇冰灵梦殇的偶像,她生气了。
    我乖乖地填好基本信息,然后被领到一台正方形机器前。
    怎么可能。
    最新记性好感攻略刷机11.0怎么可能像个老式电视机一样。
    事实上,那是一名俊美邪魅的男子。
   “新鲜的血液……年轻的气息,哦吼吼……”
    我指指那个宛若中世纪吸血鬼一样的中二病,一脸嫌弃地看向考核官。
   “这机器没装智能系统吧?”
【九】
   “开个玩笑啦小姑娘。”刷机一脸微笑凑我身旁,食指微抬轻抚下巴。
   “来,小姑娘,告诉我,大赛前五你最想攻略谁啊?”
    我生生地把我想攻略凯莉这个大叔想法压了下去。
【十】
    我:我想攻略银爵。
    刷机顿时潸然落泪:“终于,终于有个攻略银爵的了……”
    见我疑惑不解,考核官翻手划出控制面板,调出资料:“好感攻略刷机会根据你的攻略对象制定适合你的攻略计划,因为权限问题,目前只能攻略大赛前五。每一个攻略对象的攻略者们会组成一个小队互帮互助。”她垂眸轻笑,“目前,嘉德罗斯攻略组为631人,格瑞攻略组为372人,雷狮攻略组为798人,安迷修攻略组为555人。”
    我:啊,莫名察觉出对于安迷修的恶意。
【十一】
   “而银爵攻略组……”考核官话音一顿。
   “93人。”
    好吧这才是真正的恶意。
【十二】
    见到有新成员加入,一名头上不知多少色彩的少女宛若土拨鼠一般惊叫一声,飞扑过来搂紧我。
   “终于……我们的靓丽黑皮终于又多了个人守护……”
    姑娘你先放开我你的发色晃得我眼花……天呐这头顶撒金粉了吧……
【十三】
    于是,女主在金粉姑娘的带领下,伙同穿越者合作社,开启了每一天都十分美好的可口黑皮攻略计划。
    岁月静好。

【END】

竟然翻到了好久以前的沙雕文。
于是悄咪咪混个更。

她的名字叫糙汉

*凹凸世界乙女向
*女主man极
*ooc归我
*沙雕段子体
*OK?→

【一】
     雷狮自认为是个酷哥。
     不然呢?每天扛着雷神之锤带着一众小弟,嘴角总是有一抹邪魅狂拽帅的笑,经过的每一个地方都有姑娘尖叫。他喝扎啤连叫十二箱撸串一把往嘴里塞,每天穿着性感紧身衣即使是童装也没能降低他man的格调。
     直到他遇到了糙汉。

【二】
     糙汉本名亦为糙汉。
     但糙汉却是个没把儿的糙汉。
     她可以扛着自己的元力武器——一副重炮到处跑,她可以翻越最高的山游过最宽的河。她该凸不凸该平更平,嗓音更是低沉喑哑,令男性羡慕至极的性感烟嗓却出现在了这位处女座小姑娘身上。
    造化弄人。

【三】
     雷狮这天遇到了糙汉。
     糙汉正匍匐在草地里,重炮架于身前,上面用些许杂草掩住。她眸色一凝,食指扣动扳机,一枚硕大的炮弹便飞射而出,击中了眼前的怪。
     糙汉在赚积分。
     雷狮看到了这样的糙汉,不知为何,玩心大发。
     他悄无声息地来到了糙汉身后,抬脚,用力踩上了糙汉的腰。

【四】
      然后雷狮的耳朵现在因为糙汉的哀嚎而有些耳鸣。

【五】
     糙汉一脸哀怨地扶着重炮站了起来,雷狮得以仔细观察人的模样。
     一头灰色短发乱糟糟地窝在头顶,刚才似乎在草地里蹭了些什么,有些黑乎乎的,脸上也有些许煤黑色,不知是有意而为还是无意间蹭上的。在一副骚到极致的粉色右眼单目护目镜下,她的眸色看不清切。
    糙汉身上是一件简单的白色紧身背心,刚好勾勒出她身上紧致的肌肉。一双军靴护着墨绿色马裤不被泥土蹭脏,可鞋边却沾染了几块泥巴。
    雷狮上下打量了一番,勾唇笑道:“哟,兄弟,挺man啊。”
    然后糙汉黑着脸给了雷狮一记炮击。

【六】
   “哈?女孩子?”雷狮满脸不可置信。
    糙汉一脸鄙夷:“爱信不信。”
    “那她们是什么回事?”雷狮指指一旁树后的几位女生。
    女A:“啊啊啊啊啊啊看到了吗那是糙汉啊!!!!”
    女B:“哦天呐我家糙汉好man啊帅气逼人!”
    女C:“即使是脸蛋脏了也依旧是貌美如花的欧巴呢!”
    糙汉:“咳咳,那个说我貌美如花欧巴的,过来,我送你一记炮击。”

【七】
    此后不知为什么,糙汉就经常会与雷狮见面。
    糙汉洗完澡后虽说没有那么窒息了,但头发依然乱糟糟的,护目镜后的眸子也因为时常睡眠不足而眯起,看起来像脸有些浮肿。而且紧身背心下,那可是比瓷砖还平啊。
    反正雷狮觉得,这姑娘不好看。
    哦不是姑娘。
    是糙汉,糙汉。

所以我到底是谁?

*凹凸世界乙女
*沙雕脑洞
*可能不是什么普通乙女?
*ooc归我
*OK?→





    不出所料,我穿越了。
    对此我只是见怪不怪。在这个喝口水就能穿越的世界里,我竟然是吃着我最爱的麻辣烫走的,穿而无憾。
    哦不对,应该是食用了麻辣烫里的地沟油。
    但是,为什么在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便有一根棍子向我砸来???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身体便先一步做出了动作。只见我向左一闪,虽说勉强躲过了那一击,却以一个极其滑稽的动作崴到了自己的脚,然后就趴地上起不来了。
    我:???
    这个身体的脑子是几毛钱买的?
    嘶……崴得可真疼啊……我不禁心底大骂几声脏话,一边小心翼翼地揉捏着已肿胀起来的脚踝。余光瞥到一旁的水池,我猛然愣住了。
    一头粉紫相间的齐腰波浪卷发慵懒地散在背后,天然渐变色卷发衬得这张巴掌大的脸蛋稚嫩中带着些许妩媚。樱色眼眸里泛着因疼痛而流转的水光,淡粉色嫩唇微启,隐隐约约透露着雪白的贝齿。一颦一笑间,世界都随之失色。
    好了我知道了。
    这不仅仅是穿越的问题了。
    我这是穿成了一个玛丽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待我内心无比复杂时,只听一个傲慢至极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喂,你是从哪儿冒出的虫子,竟然敢打搅我和格瑞干架?”
    好了我又知道了。
    我这是穿到一个叫做《凹凸世界》的国漫里。
    按照平时我看的穿越小说,我肯定是个实力逆天的奇女子,吸引了凹凸大赛各位俊男酷哥的注意力,引得众人芳心在我手中只盼我能回以倾城一笑。结局要么是我和大赛前五之一在一起了要么是我为了拯救众参赛者牺牲了自己。
    这恶俗剧本我能不能不接?
    我脑补完之后,欲站起身,又想起我的脚还是崴着的,无奈便坐在地上,仰头环视四周。
    这一看可不得了。
    这大赛前五都在这儿了???
    你们在这儿开啥小会儿呢?
    别等会打起来我可跑不掉啊啊啊1551……
    却见雷狮垂眸打量我一番,耸耸肩,率先拍拍裤子坐在了地上,格瑞见状,烈斩往地上一插,也随之坐下,五人坐下围成一个圈,将我包在中心。
    这,这是什么邪教仪式么?……
    正当我满脸懵逼时,只见嘉德罗斯抬手一抛,一罐牛奶落在了我面前。
    我:??等等这情况越来越迷了,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嘉德罗斯抬起他那双灿金色眼眸瞥瞥我,努努嘴道:“要么是我的实验失败体,要么是实验过程中分离出来的分身体,押上格瑞的牛奶。
    格瑞淡然:“可能是小时候秋姐捡来的流浪小孩儿,和我还有金青梅竹马,为了找寻我们来参加凹凸大赛。”
    银爵:“……创世神?”
    雷狮嘴角笑容肆意:“我雷狮海盗团唯一的女性成员?或皇室未婚妻?”
    安迷修腼腆笑笑:“说不定是哪位公主什么的……”
    五人顿了顿,又统一了想法:“大不了就是我们的兄弟姐妹什么的……”
    我懂了。
    这些身份,不就是我平时司空见惯的同*文女主惯有身份么?
    原来,他们也已经看破了一切。
    我:woc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鸡儿厉害了原著角色已经被同*文荼毒成这样了么艾玛我去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等。
    那。
    我究竟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