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离吃白梨

大概要回归沙雕段子手的老路了。

起风了

*安雷
*配合BGM效果更佳
*我都不知道我在写啥系列
*安雷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幼儿园文笔
*OK?






    大概是离家许久,雷狮从火车上下来时,面对眼前的陌生景色,还是忍不住咋舌。如果不是那站台上一如既往的和蔼慈祥的卖饮料方便面的老奶奶,雷狮还不能确定这是不是自己的家乡。
    也罢,那又如何呢。
    自己,回来了。

    掏出手机,雷狮将耳机戴上,随意地点开了一首歌,便拎起行李走了出去。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迈出站台的前一刻竟有些犹豫。”

    雷狮单手插进裤兜里,另一只手拖着行李箱。行李箱很简洁,优雅的黑色箱包将这个男人的全部行李尽包含在内,干净利落。

   “不禁笑这近乡情怯,仍无可避免。而长野的天,依旧那么暖,风吹起了从前。”

    走出站台,出了火车站,雷狮犹豫了几分,转身扭进了一旁的小巷。阴冷的小巷里,仅有一缕暖阳投过重重叠叠的高楼,照进了巷子,将一丝温暖打在了满是斑驳的墙上。笼罩着阳光的,是一行字。
   “今一走,永不归。”
    雷狮自嘲笑笑,手拎着行李箱,走出了小巷。
    这还不是回来了吗?

   “从前初识这世间,百般流连,看着天边似在眼前,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走过了一处学校,雷狮抬眸,透过栏杆,往校内看了一眼。少男少女们在操场上纵情挥洒青春,那一举一动间,萦绕着缕缕情愫。
    雷狮勾唇轻笑。
    正在操场上打排球的一名少女无意间偏头看向了这边,正巧看到了男人唇边噙着的微笑,刹那间失了神,被对面同伴击来的排球打了个正着。少女揉揉自己被砸疼了的前额,复又偏眸去看,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
    雷狮从一旁的树下走出,又往前方走去。

    “如今走过这世间,万般流连,翻过岁月不同侧脸,猝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那是自己,和他的母校。
    雷狮抬手,撩起自己的刘海,微凉的风吹来,让已染上汗珠的额头感到略微舒畅。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也沉溺于其中梦话,不得真假,不做挣扎,不惧笑话。”

    经过一家商店,雷狮顿住了脚步,抬手推门走了进去。空调制造的冷气铺面而来,虽说缓解了雷狮步行许久身上的燥热感,但他仍认为,不如那风吹起来令人愉悦。
    他至今记得当年那个少年每次都能从大街小巷找到他并拉他回去上课。
    那现在你怎么还没有拉我回去?
    雷狮拿了一罐啤酒,丢在收银台上。收银小哥被金属撞击的脆响,从恹恹欲睡的状态中惊醒,用懒洋洋的声音道:“三元。”
    一张崭新的百元大钞落在了他眼前:“不找了。”收银小哥愣了愣,抬眸瞬间捕捉到了雷狮推门而出的身影。刹那间,小哥的眼眸猛地瞪大,唇微张,满是不可置信。
   “那是……雷狮吗……?”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他,也曾指尖弹出盛夏,心之所动,且就随缘去吧。”

    “喂,我是卡米尔,请问是哪位。”
    “我是雷狮。”
    “大哥?您回来了?您当年不是说……”
    “想他了。”
    “……我现在去接您。”
    “不用,他来接我。”
    “大哥,您今晚,回……家么?”
     雷狮轻笑几声。
    “今晚给那个家伙,把这几年我不在的时间补偿给他。”

    “逆着光行走,任风吹雨打。”

    令人怀念的古树,树下却没有等待自己的人。
    忽的一阵风吹来,将雷狮的发丝吹乱,雷狮正欲抬手理顺,下一秒被一个黑影死死搂在怀里。耳机掉落下来,流露出丝丝声线。
    雷狮闭眸,感受着对方皮肤的微凉,抬手环抱住阔别已久的恋人。
   “安迷修,我回来了。”
                                    
【END】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