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离吃白梨

大概要回归沙雕段子手的老路了。

所以我到底是谁?

*凹凸世界乙女
*沙雕脑洞
*可能不是什么普通乙女?
*ooc归我
*OK?→





    不出所料,我穿越了。
    对此我只是见怪不怪。在这个喝口水就能穿越的世界里,我竟然是吃着我最爱的麻辣烫走的,穿而无憾。
    哦不对,应该是食用了麻辣烫里的地沟油。
    但是,为什么在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便有一根棍子向我砸来???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身体便先一步做出了动作。只见我向左一闪,虽说勉强躲过了那一击,却以一个极其滑稽的动作崴到了自己的脚,然后就趴地上起不来了。
    我:???
    这个身体的脑子是几毛钱买的?
    嘶……崴得可真疼啊……我不禁心底大骂几声脏话,一边小心翼翼地揉捏着已肿胀起来的脚踝。余光瞥到一旁的水池,我猛然愣住了。
    一头粉紫相间的齐腰波浪卷发慵懒地散在背后,天然渐变色卷发衬得这张巴掌大的脸蛋稚嫩中带着些许妩媚。樱色眼眸里泛着因疼痛而流转的水光,淡粉色嫩唇微启,隐隐约约透露着雪白的贝齿。一颦一笑间,世界都随之失色。
    好了我知道了。
    这不仅仅是穿越的问题了。
    我这是穿成了一个玛丽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待我内心无比复杂时,只听一个傲慢至极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喂,你是从哪儿冒出的虫子,竟然敢打搅我和格瑞干架?”
    好了我又知道了。
    我这是穿到一个叫做《凹凸世界》的国漫里。
    按照平时我看的穿越小说,我肯定是个实力逆天的奇女子,吸引了凹凸大赛各位俊男酷哥的注意力,引得众人芳心在我手中只盼我能回以倾城一笑。结局要么是我和大赛前五之一在一起了要么是我为了拯救众参赛者牺牲了自己。
    这恶俗剧本我能不能不接?
    我脑补完之后,欲站起身,又想起我的脚还是崴着的,无奈便坐在地上,仰头环视四周。
    这一看可不得了。
    这大赛前五都在这儿了???
    你们在这儿开啥小会儿呢?
    别等会打起来我可跑不掉啊啊啊1551……
    却见雷狮垂眸打量我一番,耸耸肩,率先拍拍裤子坐在了地上,格瑞见状,烈斩往地上一插,也随之坐下,五人坐下围成一个圈,将我包在中心。
    这,这是什么邪教仪式么?……
    正当我满脸懵逼时,只见嘉德罗斯抬手一抛,一罐牛奶落在了我面前。
    我:??等等这情况越来越迷了,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嘉德罗斯抬起他那双灿金色眼眸瞥瞥我,努努嘴道:“要么是我的实验失败体,要么是实验过程中分离出来的分身体,押上格瑞的牛奶。
    格瑞淡然:“可能是小时候秋姐捡来的流浪小孩儿,和我还有金青梅竹马,为了找寻我们来参加凹凸大赛。”
    银爵:“……创世神?”
    雷狮嘴角笑容肆意:“我雷狮海盗团唯一的女性成员?或皇室未婚妻?”
    安迷修腼腆笑笑:“说不定是哪位公主什么的……”
    五人顿了顿,又统一了想法:“大不了就是我们的兄弟姐妹什么的……”
    我懂了。
    这些身份,不就是我平时司空见惯的同*文女主惯有身份么?
    原来,他们也已经看破了一切。
    我:woc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鸡儿厉害了原著角色已经被同*文荼毒成这样了么艾玛我去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等。
    那。
    我究竟是谁呢?

评论(8)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