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离吃白梨

大概要回归沙雕段子手的老路了。

卡米尔的甜品攻略

*卡米尔中心向
*内容如题
*下次在半夜的时候发雷狮的烤串攻略,嘻嘻
*这些东西我全没吃过全靠瞎写,爽歪歪

     卡米尔在凹凸大赛普通的一天,从一碟咖啡慕斯开始。
     在雷狮迷迷瞪瞪从睡眠中醒来头顶黑毛乱翘地将头巾当成袜子往脚上套时,卡米尔已经洗漱穿戴整齐熟练地划开终端界面购买了一份咖啡慕斯。
     蹦蹦跳跳的小裁判球从地里钻出来刚将新鲜的慕斯递到卡米尔手里,便被当成早锻炼一般被佩利拿去玩弄了。
     卡米尔不理会一旁的暴乱,雕花小瓷勺轻舀起一勺慕斯,送入口中。
     香醇的咖啡豆磨成细细的咖啡粉,与香甜的奶油交融,入口非但不粘腻反显奶油顺滑。每一颗味蕾与咖啡粉进行亲密接触,甜意已将咖啡自带的苦涩压制,仅有的些许苦意和甜味混杂只剩回味。若是舌尖上翘轻抵上颚,将奶油困在舌面,待奶油融化,还能尝到些许酸奶的味道。
     这个味道……卡米尔微眯起眸子,眼眸氤氲着一层水雾。
     谁在慕斯的夹层里面抹了一层辣酱,辣死了。
     帕洛斯笑眯眯地踹了一脚裁判球的废铁,抱臂悄悄走了。

     在早晨作为热身的第一场狩猎结束后,卡米尔会点一份蝴蝶饼,作为能量的补充。
     刚刚烤好的蝴蝶饼表皮金黄,启齿轻咬下去,酥脆的面皮发出咔嚓一声应声而落掉入口中。
     卡喉咙了。
     海盗团众人看着卡米尔一脸享受的表情瞬间僵硬,然后变青,然后发紫。
     佩利惊叹道:“哇哇帕洛斯,那是传说中的变脸么?!好神奇啊!”
     帕洛斯憋笑。

     到了正午,虽说已是饭点,但是他们通常只是草草解决。
     但卡米尔可不一样,午饭吃什么他毫不在乎,但是饭后甜点是一定要精选的。
     这日卡米尔选择的是一盏什锦冰沙。
   什么饭后吃冰的会凉着肚子?
   才不管你。
   勺子插入冰沙中,细碎冰块碎裂的声音顿觉气温都随之下降。一勺五彩斑斓的冰沙上方缀着一颗还闪着水珠光彩的草莓。送入口中,下齿轻嚼,顿时酸酸甜甜的草莓汁水充斥口腔,冰凉麻痹了舌头与牙龈,却对味蕾没有丝毫影响,水果甜意弥漫整个口腔。满足感油然而生,溢上头皮。
    然后卡米尔就拉肚子了。

   
   下午茶是难得的美好时光。因为通常这个时候海盗团正在进行一天中的第三次狩猎。
    然后不知是不是体质问题,他们总能遇上匆匆赶来的安迷修。那骑士抬手轻撩刘海,手中轻盈挽个剑花,嘴里念叨着什么“在下不能容许恶党残害无辜”便可以跟他们纠缠上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还吃什么下午茶,吃晚饭啦。
   不过今天海盗团决定修整一天。四人来到了凹凸大厅的餐饮区,而卡米尔则怀揣着虔诚的态度,轻推开甜品店的大门。
   提拉米苏,是凹凸甜品店的招牌甜品,口碑极好。每日中午开始销售,限量购买,售完为止。排队的人堪比鬼天盟人数。
   今天卡米尔便为了这提拉米苏而来。
   他强抑制住自己兴奋的情绪,微提红色围巾,迈步至售台前,声线平淡毫无波澜。
  “我要一份提拉米苏。”
   小裁判球的屏幕上出现一个可爱的颜文字:“好哒,这就为您拿过来。(๑>؂<๑)”
   那份卡米尔梦寐以求的提拉米苏此时便放在售台上,卡米尔抬手正欲拿走,一个黑影闪来,眼前的甜品瞬间消失。卡米尔微眯眼眸,斜瞥眼旁边一脸嚣张抢走他提拉米苏的参赛者。
   理智告诉他,不能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不然会连累大哥。
   他回眸看着小裁判球:“还有么?”“诶,没有了哦,那份提拉米苏是最后一份啦。(づ ●─● )づ”
   身旁的参赛者顿时猖狂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我就算不来排队又怎么样,照样吃到了提拉米苏哈哈哈哈哈哈哈,愚蠢的小矮子……”
   卡米尔微压帽沿。
   去他妈的理智。
   那天,甜品店被夷为平地。

   晚餐虽没有甜食,甜口的菜肴却也有许多。
   卡米尔夹起一块色泽金黄的糖醋鱼,缓放入口中。
   入口酸酸甜甜的酱汁化为汤水滑下食道入腹,口中余留酥脆浓香。下齿轻咬鱼肉露出,鲜甜四溢口腔。嚼碎的鱼糜与汤汁混杂一并入腹,舒服。
   原来鱼刺没有剃干净么?

  睡前还有一道甜点。
  是一天中卡米尔最期待的。
  “大哥……”

【END】

评论(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