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离吃白梨

大概要回归沙雕段子手的老路了。

【雷安】背均力敌 1

*丧尸pa【我超想写这个der】
*雷安向,清水,吧
*我试试翻译风
*可能随时会咕咕?

“啧——”
雷狮面露不耐抬手狠敲一下方向盘,豪华的黑色轿车发出一声刺耳的喇叭声。他身旁的人立即嚷嚷道:“喂,雷狮,这段路线禁止鸣笛!”
“嘿,我们的英伦绅士,全身心奉行条顿骑士道的木脑袋,这貌似是我的车?”雷狮的声音似是经后糟牙狠命撕磨后才啐声吐出,屈指不耐敲着车门,手上动作却不见缓,依旧灵活地驱使轿车驶过养老院路段,于繁杂的车群中穿梭自如。
安迷修抬指正正衣领:“没办法,这个项目是Boss指定让我们俩一起完成的。而且——”他偏头看看刚刚驶过的面包店,绿色眼眸带着些许愉悦。“每次一个不注意你都会跑掉,然后把重担摞在下身上不是么,娇生惯养的小少爷。——话说刚刚那家面包店不错,晚上去那里买些吐司作晚餐好了。”
雷狮抽空瞥他一眼:“呵,你倒是乐得自在为我那宛若患了狂躁症的大哥卖命。”回眸转动方向盘避开一辆窜道的轿车,蹙眉骂了几句不文雅的脏话。
安迷修捻起几页资料自顾自地看着:“你若是公司总裁,在下也会为你工作。”语罢就遭来人一阵干呕,“算了吧安迷修,等我当上了总裁,第一件事就是裁掉你。每天看到你就像吃了门口垃圾堆里烂鸡蛋上附着的虫子一般恶心。”
安迷修却不瞟他,一心一意看着手中布满黑字的资料。雷狮也不再言语,专心应对越来越密集的车流。
“……还请最近出行的市民们多加防备,因不知名的流感正急速扩散,导致多地已有病毒感染案例……”车内广播新闻里流露出机械冰冷的女子声线,充斥着整个车厢。安迷修抬手关掉广播,续又低头翻阅纸张,却又似想到什么,抬头问道:“雷狮,你可别拿流感感染来逃避工作……”
车戛然而止,安迷修以为戳到雷狮怒点,正欲停车与他争论一番,偏头看去却见人淡然神情。“前面,有车祸,交通堵塞了。”
安迷修闻言向前望去,果然看到几个路障和倒在血泊中的一个身影,一旁站着几个人正处理着现场,远处隐约能听见救护车的声音。
整日于伦敦大都市里辗转繁忙的上班族哪时见过这般血腥的场面,安迷修背身就是一顿干呕,又被雷狮嫌弃奚落一番。没辙,雷狮的车子离事故现场较近,安迷修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人仰面朝天躺在柏油马路上,半面脸颊已被鲜血浸染,徒留一双眼眸似是死不瞑目一般瞪大了望着天空,眼神直直的,好像天上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看着有些渗人。
一旁的大货车车头正溅染着些许血渍,司机对着几个闻讯而来进行盘问的警察手忙脚乱地解释,却依旧不能否认他将人撞死的事实。
是的,那人脑浆都被撞出来了,没有人相信他还活着。
不过象征性的抢救还是要的,救护车突破重重车辆来到现场,几名身穿白大褂的护士和一名医生从车上跳下,两个护士跑到车尾拿担架,医生和另一名护士跑到伤员身旁,蹲身给予些许临时抢救。
雷狮看着面前的景象,干脆悠闲地将手垫于后脑下,哼起了小曲儿。
见状是要封路,看来今天是不能按时到达项目地点了。难怪雷狮心情难得的愉悦,和他那位大哥对着干一直是他的爱好,更何况今天多了个堂而皇之的理由,这样那个家伙也没法留他下来加班了不是么?
安迷修见眼前境况也知晓时间表是泡汤了,不由得低叹口气。
那位医生俯身查看人伤势。果不其然,肋骨已经被撞断,有两根甚至已经插入心脏。单手抚人手腕,脉搏也已没了动静。
那位医生惋惜地叹口气,正欲起身抬手招呼护士抬担架来把人送到医院,却察觉到了一丝异常。
那人的瞳孔不知何时已转了个方向,死盯着医生。
医生一震,黄色眼眸迅速扫视了一遍伤员全身,试图找出些生命迹象,却不了了之。
那为什么……
“咔。”
一声意向,医生闻声看去,那人已然屈指,指甲竟然扣进了柏油马路中。

OS:就卡在这里。

评论

热度(8)